宋词三百首

宋词三百首
  • 作者:苏轼 等
  • 出版社:云南大学出版社
  • 译者:
  • 出版年:2005-5-1
  • 页数:332
  • 定价:16.80
  • ISBN:9787810689540
5.0 (1)人评价
内容
简介
《宋词三百首》是最流行的宋词选本,词学极盛于两宋,读宋人词当于体格、神致间求之,而体格尤重于神致。以浑成之一境为学人必赴之程境,更有进于浑成者,要非可躐而至,‘此关系学力者也。神致由性灵出,既体格之至美,积发而为清晕芳气而不可能掩者也。近世以小惠侧艳为词致斯道为之不尊;往往涂抹半生,未窥宋贤门径,何论堂奥!未闻有人焉,以神明与古会,而搜集择其至精,为来学周行之示也。上彊村民先生尝选《宋词三百首》,为小阮逸南馨诵习之资;大要求之体格、神致、以浑成为主旨。夫浑成为遽诣极也,能循涂守辙于三百首之中,必能取精用闳于三百首之外,益神明变化于词外求之,则夫体格、神致间尤有无形之沂合,自然之妙造,即更进于浑成,要亦未为止境。
作者
简介
上彊村民(1857——1931),本名朱孝臧,清代词人,字古微,后改名祖谋,号沤尹,又号彊村,归安(今浙江省湖州市)人。光绪九年(1883)进士,改庶吉士。历任国史馆协修,会典馆总纂总校,侍讲学士,擢礼部侍郎。光绪三十年(1904)出任广东学政。后因故辞官,归隐于苏州。工诗词,通格律,著有《彊村语业》等书。又曾编刻《彊村丛书》二百六十卷,汇集唐、五代、宋、金、元人词总集五种,宋词别集一百十五种,馀为唐及金、元词别集。其中,他于1924年编定的《宋词三百首》,是目前同类作品中较具代表性、较精到的选本。
编辑
推荐
唐诗、宋词、元曲各擅一代文学之胜,形成中国文学史上的三座高峰。词是一种可以配乐歌唱的新体抒情诗,产生于唐,繁衍于五代,大盛于两宋。 词又称“诗馀”、“长短句”,有固定的词牌。风格独特:一是合音律;二是含蓄。“语尽而意不尽,意尽而情不尽”、“诗之意阔,词之言长”。 宋词的发展,经历了以晏殊、欧阳修为领袖的北宋时期,以苏轼为代表的南宋时期。风格流派以婉约、豪放二派为主。婉约派的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”使人莫名的惆怅;豪放派的“想当年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”、“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”令人何等的激昂!
  •  万家灯火的窗前,手暖一杯清酒,读晏氏父子的词,小山堪称小令圣手,两宋无一人可比。      北宋这个朝代,真真应了一句千古名言,史家不幸诗家幸,于颠沛流离中,诞生不朽的文字。      北宋文人多为父子兄弟齐上阵,比如三苏,比如王安石王安...
     万家灯火的窗前,手暖一杯清酒,读晏氏父子的词,小山堪称小令圣手,两宋无一人可比。      北宋这个朝代,真真应了一句千古名言,史家不幸诗家幸,于颠沛流离中,诞生不朽的文字。      北宋文人多为父子兄弟齐上阵,比如三苏,比如王安石王安国,比如宋庠、宋祁,当然,不能不说在北宋词坛上举足轻重的晏氏父子。      晏殊的一生仕途得意,位极人臣,诗词有身份,就连伤春悲秋,也是“怜取眼前人”之类经过节制的感情,不比小晏直接决绝,纯真尖刻。      大晏的词含蓄蕴藉,经过人生官场江湖的历练,圆滑通透,要细细揣摩,才能领悟“无可奈何花落去”背后的沧桑沉痛,有大家风范。      周颐在《蕙风词话》里,将大晏词比作牡丹,小晏词比作杏花,然而,比起雍容华贵的牡丹,我仍是喜欢火云一般怒放的杏花,红杏枝头春意闹,小晏是伤口一样的男人,繁华热闹之际,斯人独憔悴。      爱小山的真挚,叹小山的痴心,羡小山的才情。      有人说大晏是苏轼,小晏是秦观,毫无疑问,苏东坡是大词家,北宋文坛的一座丰碑,但是,相信仍有一部分人,深深沉迷于秦少游的柔情蜜意里,除了人尽皆知的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、朝朝暮暮”,还有“驿寄梅花,鱼传尺素,砌成此恨无重数”,此类旖旎之句不胜枚举。      秦少游、柳七郎、晏小山,他们是同类,天地之间,唯情最大,最是情不情者,花街柳巷原本无情地,他们却能写出断肠句。      小晏更是情深不寿者,执着忧郁,每每作锥心刺骨句,他的一生比别人坎坷,前半生富贵荣华,后半生贫穷落魄,却没有愤世嫉俗之句,对于一个情种来说,万般皆下品,唯有情字重。      家父一直同我有分歧,我喜欢韦庄,他嫌韦词轻浮香艳,推崇与韦齐名的温飞卿,我喜欢小晏,他嫌小山词多为妇人语,不如大晏稳重大气。      家父是王摩诘的月明松下房栊静,我是李义山的水仙欲上鲤鱼去,想来应是少年人爱好风流奇险句,诗不倜傥不成诗,词不断肠枉为词。      小山一直走伤情路线,填了多首《鹧鸪天》,字字血泪,最深情莫过于——醉拍春衫惜旧香,天将离恨恼疏狂。年年陌上生秋草,日日楼中到夕阳.。云渺渺,水茫茫,征人归路许多长,相思本是无凭语,莫向花笺费泪行。      好一句相思本是无凭语,明知相思无凭,仍要相思。      又有好几首《生查子》——关山梦魂长,鱼雁音尘少,两鬓可怜青,只为相思老。归梦碧纱窗,说与人人道,真个别离难,不似相逢好。      情深不堪读,小山的词是苍凉世间的一缕温暖,读来暖心,今时今日,何人堪比?      《蝶恋花》几乎是当时最流行的词牌,最喜欢是苏轼的一阕,小山的《蝶恋花》大有乃父之风——卷絮风头寒欲尽,坠粉飘红,日日香成阵。新酒又添残酒困,今春不减前春恨。蝶去莺飞无处问,隔水高楼,望断双鱼信。恼乱层波横一寸,斜阳只与黄昏近。      小山这个男子,相必应是白衣卿相,一生念念不忘的,是一段剪不断的情。      太过专注一件事情的人,往往事业成功,人生失败,李后主的词端的是可歌可泣,却是亡国之君,宋徽宗的字画堪称双绝,然而展翅飞鹰终究成囚,瘦金体书写屈辱。李白是狂傲的天子呼来不上船,于是成了千古诗仙,小山是忧郁的醉拍春衫惜旧香,一个痴字造就千篇伤心词。      合上《小山词》,笑自己真真是赏明月落泪,替嫦娥忧心,若有选择,我愿意回到贞观元年去,随口背两句李义山的诗,就能忽悠一大帮人,彼时初唐四杰尚未形成胚胎,整个文坛唯我独尊。      宋词虽好,到底太悲凉了些,小山更是悲情指数五个星,不堪读,读来戳心。